勤奋是攀缘岑岭的门路 背诵 四书五经 奇人

 选择我们的理由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9-13 12:20

高云是个群主,组建兴平尚德展智微信群,内里一百来个牛人,我被拉进去,还不敢说话,静默多日呆着,看群里发的书画作品。

突然群主私信问我:“您认识槐花书院王选练院长么,能不能约到他。”我犹豫半天,才回复说:“可以,我欠他一顿羊肉泡,咱到西闸口刘辉的泡馍馆,他保准来。”

奇人高云,背诵《兴平赋》等逾百名篇,如竹筒倒豆

我们见了面,恰好他俩是同年,话投机的很。高云请教开办书院的初衷,王选练土气地说:“咱没文化,想办个书院学习和弘扬文化。”我的天爷,王哥居然说他没有文化,那兴平媒体平台上,频繁发他的文章,多地长成森林了。会写文章和著书出书《兴平村名溯源》再不算文化,还不把拿文化当招牌的人挤兑到地缝里去。这让我模糊遐想到,陈道明说过一句:“我在文化眼前,狗屁不是!”我以为文化即就是马里亚纳海沟,也就一万多米的深度,不应用生物极限,来眇小文化人的探索精神。

他俩山高水长地谝着,谈到兴头上,高云讲有一年逛勉县定军山诸葛亮庙,看地摊上一本岳飞写的《出师表》字帖好,爱不释手。摊主鼓舞买下来,他说家里有一册未便再买。摊主讥笑说:“既有何须恋恋不舍,恐是无钱买书,没有文化,在我这摊上学习识字吧!”当年气盛,高云接上话茬说:“我不识字?这本字帖不看也能背下来。”摊主不依不饶说:“你若当众背诵,我这一筐书全送你。”兴平人到外地,直戳戳的性格,体面挂不住。高云无奈且沉稳地说“此话认真,众人作证。若背不完,宁愿受罚。”然后抬头挺胸,舒然当街一字不落,背诵《出师表》全篇,赢得路人群众掌声,摊主无地自容。他不要那些书,只是人争一口吻,佛争一柱香,为了不丢兴平人的脸而已。

这故事讲的很精彩,我和王选练听的入神,以为高云太健谈了,有把牛吹到太空上的身分。高云到底是高人,临时把我当个小学生撇到一边,瞒不外姜是老的辣的王选练,要全信还得眼见为实呀。于是不由分说,高云在书案前,咣当当地将诸葛亮写的《出师表》,抑扬顿挫不加思索地背诵了出来。我望着他发白的发根,55岁的年事,惊讶地瞠目结舌。因为我也学过不少诗词文章,比他小十岁,前学后忘,现在只能记着一些短诗,要PK小学生,也是手下败将了。况且,提起影象力,一把伤心一把泪,刚拉了门锁了车,走出几十米,便不相信自己锁好了。

高云开顽笑说:“你们都说爱兴平,是兴平文化的吹鼓手,扳起指头数兴平的奇迹胜景,我背一篇冯萌献老师的《兴平赋》,就提起一串串,都消化到肚子里了。”王选练善于总结,惊讶说:“今若背诵《兴平赋》,乃兴平第一人也!”高云随即,应话而起声,声朗而清越,汩汩似流水,婉转似黄鹂,气贯北邙山,意达渭水畔。真所谓:听君一曲兴平赋,斯地悠悠寡今古。地杰人灵风骚数,如今传承倍敬服。